設為主頁 | 收藏本站 | ENGLISH
教育新聞 EDUCATION NEWS
當前位置:  首頁 > 教育新聞 > 正文
思政課教師需要具備“造橋”能力
 
教育新聞      2020-04-23 15:14:24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點擊

價值觀教育是關于如何選擇和行為是正當的、好的、善的的教育,是形成國家和社會公認的正當性原則的教育,是塑造公民、維護社會共同體、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方式。在當前中國高校的教育體系中,思政課是價值觀教育的主陣地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辦好思想政治理論課關鍵在教師。因此要提升高校思政課價值觀教育的實效性,我們首先有必要從教師角度反思其應該具備的核心素養和能力。這些素養和能力應該真正形成一個“集合”,才能形成聚力,助力價值觀教育落到實處。

思政課教師應做到知行合一。這是價值觀教育能否立得住的基本前提,意味著教師自身要“真信、真懂、真做”,自覺做為學、為人的表率,不僅用說理的力量、也用人格力量去影響學生,這樣才能使學生“親其師,信其道”。

思政課教師應具備共識思維。價值觀教育是一種教化活動,意在通過價值教化和引導,形成學生對社會主導價值觀的認同。應該指出的是,這種認同本身是以差異性為前提的,真正有效的認同應是一種從不同主體出發形成的“共識”,而不是強求統一。這意味著教師需要真正深刻理解“求同存異”“和而不同”,有《大學》所說“心誠求之,雖不中、不遠矣”的心態,建立起與學生對話、共生、不斷接近教育目標的意識。同時,要不斷探索解決學生價值沖突的能力。比如借鑒柯爾伯格的“道德推理”方法,在價值觀教育的過程中創設“是”與“非”的兩難問題,引導學生結合實際進行推理和檢驗,并在此基礎上反思個人見解,通過類似的方式將沖突化為教育素材。

思政課教師應超越功利主義。我們的教育需要適應社會需求,但并非完全的“追趕式”。價值觀教育最終應著眼于長遠的、超越性的價值引導和價值關懷。雅斯貝爾斯曾說:“所謂教育……包括知識內容的傳授、生命內涵的領悟、意志行為的規范、并通過文化傳遞功能,將文化遺產教給年輕的一代”“大學教育是人靈魂的教育,而非理智知識和認識的堆集”。教育是一份“長線”的工作,應盡量通過我們的課堂,讓學生多一些對人生方向和生命意義的思考,找到與他人共進步、在國家和社會的發展中實現自我的內驅力。

思政課教師應以理服人。說理而非說教的課堂才有吸引力。這需要我們思政課教師抓住理論和現實中的真問題,從歷史和邏輯等角度進行透徹分析,忌大而化之,忌隔靴搔癢,忌用雞湯替代理論。在教學設計中,需要多問幾個為什么,把問題背后可能存在的“前提性”問題、尤其是學生可能會困惑而不自識的問題問出來、講清楚。比如,我們為什么要上思想政治理論課?為什么馬克思主義在今天仍然有生命力?為什么寧愿顛沛流離甚至犧牲生命,有一些人還是選擇信仰共產主義?我們為什么要愛國,什么才是真正的愛國?等等。另一方面,雖受課時等因素的限制,我們的思政課教育不求所有細節,但至少應提供一份明確的知識地圖。因為畢竟一定程度上的確知是堅持信念的重要前提,漏洞百出的理論很難讓人信服。

思政課教師應把握規律。價值觀的傳遞有其教育特點和心理規律。作為思政課教師,我們僅僅知道“應該”傳遞什么樣的價值觀是不夠的,還應該了解現實中要面對的學生是怎樣的、他們可能擁有怎樣的價值觀。只有這樣,才能使價值觀教育從“應然”走向“實然”,從抽象走向具體。教師一方面需要關注和了解學生的思想和行為特點,了解學生思想觀念形成的基本心理規律;另一方面需要打開學生已有經驗世界,尊重學生本有的背景知識和良善意志,引導學生檢視自己的困惑和需求,進行啟發性的引導。這樣的教育意味著,在教學中真正具有一種實踐化的思路,而不只是做好專業范圍內的理論研究和講授。

思政課教師應視野開闊。思政課既具有政治屬性,也具有通識屬性,要求教師具有知識視野、國際視野和歷史視野的統一。只有這樣,才能引導學生在比較中鑒別,心平氣和地認同主旋律,堅定四個自信,真正樹立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奮斗終身的目標。同時,我們的思政課教師大多來自傳統的人文社會科學專業,而面對的學生來自于各個不同專業,這也要求我們要主動了解有代表性的校本案例和行業前沿成果(如電子信息類專業學生關注的5G、人工智能等問題),從思政角度來分析,用學生熟悉的話語和案例來講授,而不只是自說自話,自己感動自己。

思政課教師應以情動人。觸動心靈的教育才是成功的教育。思政課傳遞的“情”應是真正有生命力量的情懷,是教師信仰、視野、思維、人格等力量的綜合體現,絕不僅僅是靠技巧來實現的。當然也唯其如此,這種心靈的觸動才不是一時的,而是長久的。

思政課教師應善于學習。除了本專業領域的理論創新,思政課教師常常要直面不同聲音的挑戰,教學內容與常變常新的時政內容息息相關,學生特點也在不斷變化,這使得善于學習成為思政課教師必備的核心素養。只有持續關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成果,關注世界文明發展的趨勢,關注新的教育教學規律,我們的價值觀教育才能做到與時俱進。

總之,思政課教師需要具備“造橋”的能力。只有具備這種能力,我們才能真正持續地把教師的“供給側”與學生的“需求側”聯系起來,把好的內容用學生能接受、愿接受的方式傳遞出去。也只有這樣,思政課的價值觀教育才既不是自我感動,也不是簡單迎合,而是成為“我們”的共識。

(作者:劉瑩,單位: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。本文系北京市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[16KDC025]、北京市委教工委揚帆資助項目[JGWXJCYF201711]成果)

信息來源: 《中國教育報》2020年4月10日05版

新十一选五走势图